VFX特效的未來創新

  • 12
  •  
  •  
  •  

如果你是一個特效藝術家,你可能夢想表現出給觀眾一些新的東西,一個真正原創的視覺效果,從來都沒有人看過的電影幻覺。

這是一個跨越規則的夢想,你可能是一個藝術家或技術人員,也沒關係,無論你是透過數位的matte painting畫出陽光,還是糾纏交錯複雜的程式碼來完善最後的布料模擬,這驅動你去尋找你的聖杯的力量是相同的。

我所說的正是”創新的慾望”。

愛創新似乎是硬接在大多數視覺藝術家的大腦中,如果你對工藝的歷史有興趣的話,你會知道它充滿一種聲音:”我們只是想要做一些新東西”。

但是我們不要被過去綁住,我們來看看取而代之帶領我們創新的地方,未來,要找出特效專業人士創新的意義,我詢問了專家下面的問題:

    “有什麼尖端的技術或科技讓你在未來的視覺特效感到興奮”

What The Panel Thought (專家小組的想法)


Andrew Whitehurst, Visual Effects Supervisor, Double Negative

3D印刷與攝影的進步使視覺特效(VFX)與特殊效果(SFX)與藝術部門合作的更緊密,我們在物理與虛擬世界之間轉換比以前更加容易,還有大量的合作創造的可能性。

Sam Hodge, CG Supervisor, Rising Sun Pictures

我認為熱門的新東西就是有一套工具,使我們更容易協同工作,更多人,共同製作更多的鏡頭

首先,例如Aspera, CineSyncShotgun讓我們可以輕鬆的在彼此間傳輸資料。我們可以在整個世界中瞬間通知聯繫與協同工作,

再來,工具可以透過通用的格式,讓我們在藝術家,部門與工作室,交換資料。開放原始碼專案的解決方案,像是之前企圖商業化失敗的OpenEXRAlembic,可以在幾分鐘內從一家公司接收整個複雜的設定到其他的公司的流程中製作,如果你不喜歡軟體的運作,原始碼可以修改讓其他人從許多改進中得到好處。

最後,電腦資源在這64位元與平行計算的時代變得寬廣,讓我們的複雜度達到新的層次,像是The Foundry的Katana,與Pixar開發的Universal Scene Description(USD),讓大量資料列可當成簡單的資料庫查詢。同時在雲端計算能力,所以資源可以在每個不同的基礎上放大或縮小,這確實是一個美好的新世界。

Geoff Scott, VFX Supervisor, Intelligent Creatures

實拍的深度合成(deep compositing),我會喜愛我們的電影攝影機有建立每個影格的掃描與儲存角色與環境的資料的能力,如果我們建立這樣的系統,在足夠的細節忠實地擷取頭髮與透明物件的區別,我們可以去除對藍幕或綠幕的需求,藝術家將不再需要花費苦工在rotoscoping上,這是相當驚人的。

在未來,實拍的深度合成(Deep Compositing)可能省去了藍幕或綠幕


Simon Stanley-Clamp, VFX Supervisor, Cinesite

我最近讀到Sony已經開發一種在掃描的過程中分析貼圖評估材質特性的系統,然後傳給final Shader與燈光層,最終這樣的技術將輔助加速真實與可信的CG與實拍整合環境的建立。

John Dietz, VFX Supervisor & Head of Production, Pixomondo

現在你在只能剪接多個鏡頭間的數據的時感覺到剪接技術老舊,在拍攝結束後,為什麼我們不能改變鏡頭的動作,為什麼不能改變燈光,為什麼不能改變演員的表演,所有的視覺特效創新下,我們依然被實拍左右。

近幾年,我們有較佳的前製與計畫主要的拍攝提供給我們更好的景片。但是我們並沒有好的改變的事實是,一旦素材被攝影鏡頭擷取到了,我們沒有積極爭取的話能改變的就不多。

特效產業在比賽建立最巨大與最真實機器人毀壞或毀滅地球,但是我比較喜歡在之後簡單的改變女主角的一颦一笑,與在她的周圍來回調整攝影機配置,以便更好來擷取她頑皮的眨著眼睛的部分。

創新不是下一個演算法或模擬讓CG的表現多印象深刻或真實,大的創新是駕馭捕捉許多先進的資料,從不同的行業,獲取在真實世界拍攝中更多更正確的資訊,並給電影製作的人方法編輯一切來改善故事直到最後。

Aladino Debert, VFX Supervisor (Commercials & Games), Digital Domain

我總是熱衷於視覺特效的創意勝過技術面,但是這並不代表我不重視該方面的開發。對我來說,技術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一切都取決於在我們想要在視覺上什麼。雖然新技術是不可缺的,我對技術進步讓我們能夢想比技術本身感到更興奮。

Christian Kaestner, VFX Supervisor, Framestore

做為視覺特效師,我有機會在業界與一些聰明的人參與各種創新的製作,每次我們開啟新專案,我在想,我們如何推進到下一個新的階段,這些天來,從純技術的角度,可能性是無止境的,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永遠是:”我們如何結合尖端技術與藝術,讓你吃驚。”

我認為我們還沒有完全克服數位角色的藝術的部分,在過去的十年來,製作讓人可信的數位角色演變相當大,我們已經從尺寸小的演員更換為全螢幕中等特寫的數位角色,這個業界還持續的丟出高播放速率電影與4K解析度的新挑戰,但我可以確定,總有一天我們可以建立數位角色,即使是專家也無法與現實分辨的畫面。甚至是在每秒72張畫面的4K顯示。

你可能認為(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凱薩看起來不錯,但是你不是完全看不出來。


Blake Sweeney, Head of Software, Method Studios

有很多值得興奮的,雖然不是最吸引人的,我喜歡在業界間的團隊建立許多超越了單獨的應用程式與簡化交換工作的標準。很難想像在OpenEXRAlembic之前的生活,這些與其他的專案已經使支援多個的特效流程更加容易,我很高興地看到皮克斯的Universal Scene Description(USD)在未來的開發。

即時Rendering是另一個令人興奮的話題,當所有的算圖引擎支援了CPU或GPU的progressive rendering多年來,遊戲已經完全採用了它,當面對大規模製作的高密度場景的資料量,特別是CPU,效率通常不好。隨著6GB的顯示卡變得可用與負擔的起,藝術家可以真正開始顯現全場景的幾何元件的光跡追蹤,沒有需要pre-bake,而有接近即時的體驗。

即時算圖的能力在製作上沒有讓步,開啟了不同的流程的可能性,這是有趣的,看看特效公司對此會如何反應。舉例來說,不難想像特效主管每天檢討龐大的部分變成互動式的體驗,像是燈光師在佈景的DP(Director of Photography)工作,一些公司已經開始這樣做。

Jordan Soles, Chief Technical Officer, Rodeo FX

我一直在尋找Time-Of-Flight(TOF)攝影機與評估如何使用現成像是GoPro攝影機來最好的配置它們,來建立簡單與有成本效益的設定,來製作出同步高解析度的動態深度貼圖。我喜歡在場景設定一些low-profile參考攝影機的想法,最後資料可轉換為Point Cloud,最終為虛擬的佈景。

Lou Pecora, VFX Supervisor, Digital Domain

我很興奮想看看有哪些VR的機會帶進特效界,看看會有甚麼技術出現,可以讓我們在常常重建物理現實的侷限中創造出體驗,William Gibson’s Neuromancer(神經喚術士),Strange Days(21世紀的前一天)與The Matrix(駭客任務)的映入腦海的視覺映像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我期待這項技術更為極限的應用,應用程式可以讓內容創作者不是只是把我們相同世界的替換版本的經驗帶給觀眾,但是目前那些是完全不同,無法想像的。

視覺效果的未來指日可待,準備吞下紅色的藥丸了嗎?

Conclusions(結論)

因此,我們可以從這得出甚麼結論? 簡單的說,甚麼是未來的視覺特效真正保有的,下面是根據訪問回答的一些預測。這也不是天馬行空的預測,這些現在都開始發生了。

Collaborative working(協同工作)
協同工作會變得越來越普遍,不僅僅是部門或鄰近公司而是全球,24小時的工作時間安排將會成為常態,數位Asset穿越時區做為超越的方式,克服時間從一個工作站跳躍至下一個。開放原始碼的協定將有助於這一點。你在世界何處工作將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容易的與你連接,VFX國的任何人。

Real-world data capture(捕捉真實世界資料)
捕捉真實世界資料將會繼續改善,相機不再僅僅紀錄一個2維的圖像資料,而是將擷取完整的空間,紋理與照明的資訊。這些資料可能將會用於即時產生整合實拍的環境與合成角色,合成將會是瞬間的,無接縫的,也就是深度。

Simulations(模擬)
模擬將會變得更加複雜,雖然最近的推測因為摩爾定律的影響而有放緩,計算機能力將會找出方法繼續成長,以雲端為基礎的系統將會主導,朝向支援遠端工作和國際合作的趨勢。藝術家不再使用算圖農場算圖,他們會在世界中算圖。

Visual effects technologies(視覺特效技術)
視覺特效技術將會前所未有的影響電影製作,越來越多圖像的操控嵌入在電影製作的過程中,由於所有的動態影格變成可無限制的編輯,將開啟導演以前無法選擇的(那些導演會做這些選擇,當然,這完全取決於他們)

是時候為你所擁有的水晶球彎下腰了,你覺得其中那些創新已經改變了特效的世界?你覺得未來會是怎樣的?

所有的圖像與文字權利均屬於來源網站

原文翻譯至cinefex
http://cinefex.com/blog/innovation/

indigo

電腦動畫工作者,在業界打混十餘年,喜好SGI骨董電腦,分享新技術,動畫流程開發。

Comments are closed.